城市光廊
高雄,城市光廊。

他們都知情,我總是在看過期的雜誌。任由自己購入一期一期當月的雜誌,然後任由那些雜誌放到過期,就算後來從雜誌裡頭看到有趣的展覽或者是對談,只能望頁興嘆。我在2008.5.15期的PPaper看到朋友的名,不知道該怎麼說的開心。

編輯小語寫:今天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滿選擇的世界,對青少年而言更是如此。有線電視、網路、部落格、電子郵件、msn、sms、現場轉播、Yahoo!、Google和Youtube,這些都是我們學習、經驗和溝通的來源。愈快愈好以成為我們的生活方式。

當我們有很多選擇的時候,我們就不太需要去做決定。我們不在會有買張CD、看部好電影、只對一個愛人忠誠、或只傾聽一個人說話的需求。什麼事情都變得有可能,而且再也沒有什麼事情是格外重要的。我們剩下的時間只會花在瀏覽無止盡的網頁上頭。


我覺得最後一句話好像警世明言,照亮我的螢幕。

當同事們陷入:你幹嘛又偷我的農作物還有我有送什麼東西給你栽種的時候,我深深的覺得大事不妙。我跟同事說我沒有辦法在耗費時間在遊戲上,事實上我連看一部電影都覺得懶。

曾經我花費在blog上最多的時間是電影。我看電影、看影評、看相關的資料,然後我自己看電影、書寫關於這部電影相關的資料,然後放在網誌上,這比我看完一本書還要耗費時間。我需要進到電影要說得故事,然後從中挖掘共鳴點,透過文字的陳述將我所感受到與之分享。或許,還會有對於該演員表演的喜怒,或者是深深愛上該電影配樂。不斷出現在我書寫當中的口白人生以及時時刻刻,大抵都是這樣的產物。

隨著工作的忙碌,下班順便繞去租書店借漫畫、小說,對於架面上的DVD,每每有很心動的感覺,卻轉自己的身軀結帳離開。因為我知道絕對會發生租了片子放到過期,可能看了一半拿去還的蠢事,這也是我遲遲沒有辦法下定決心租借痞子英雄回家的原因。

好像只剩下吞食文字是我唯一可以做的。

辦公室陷入瘋狂的臉書當中,我在噗浪這個俗稱微網誌的新興網路媒介上,非常「不微」的使用著。那天我噗:「願意加入我的噗浪的人,是否都願意接受我的不微網誌(長篇大論)的轟炸?其實刪好友我是可以接受的。我將精神病院的封皮給拆了,赤裸的書封寫:a mental home |and other poems。比起綠色的包覆,我更喜歡素顏的書。」

沒想到的是一些僅在網路上認識的朋友們,給我支持與打氣。或許文字真的是我賴以苟活在網路世界裡的最終兵器。
創作者介紹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ICE
  • 不禁想起三個字...
    人生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