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桌a

穀雨後。

最近更新的文章主要以現在摻雜過去的閱讀為主,對現在的心情卻鮮少大塊大段落的詳實書寫。穀雨那天,對比前幾日的天晴,很難想像為何突然大雨傾盆,直到資深同事在下班前告訴我:今天是穀雨,播種要下雨,才意識到自從春分寫完得文章,是有股說不出的心情橫亙。同事無法理解,因為我過於漫長緩慢毫無重點的陳述,只會惹的聆聽/觀看者的不耐居多。我在他的blog看見「驚蜇」的相關文章,他想起史瓦濟蘭,想起那段日子夏天常常伴隨著劈死人的雷,之於我而言,文章裡的刺點是回應裡有這麼一句:就用你平常那個慢慢的語調開始最長的暑假吧。

我想不太起退伍後到上班前那段日子我做了什麼,不過從淡水回台中直至入伍前的暑假,那個夏天寧靜的人事物,倒是鮮明。事實上我有另個鮮少人知道的blog,裡頭保存了我當兵前及入伍時候所有的書寫,2006.7.25入伍前設立了那個blog,第二篇文章是6.15發表,文章所附的照片註記0705領畢業證書。慶幸還有那樣的記錄可供施法招喚往日。

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相同,一旦看著這個方向,方向以外的景物經常是模糊難辨的。最少明白公司裡是沒人同我一般,既使Q能夠猜的出我某些時候心裡所想,那也不是她所需要做的(去推論一個人的想法)。如同與生俱來般的陰影以及負面情緒還是會在不經意時湧上---眼神或表情可以窺見端倪---但,已經慣於裝瘋賣傻,操著哈德遜讓大家正當化我的怪誕以及幼稚的同時,勢必是遮掩了真實。

到底是要利用哈德遜來掩蓋什麼?

入伍前,跟著家人回南部老家拜拜求平安,不知是否是因為入伍前真的拜了好幾間香火鼎盛的廟宇或者一如唐老師星座書所寫開始轉運,讓我的從軍生活算是悠哉,甚至抽中台中的單位,不必南北奔波,一到放假就得擠火車排客運的。扣除年紀過小而記不得阿祖過世相關種種,退伍前爺爺過世那段日子裡家族人我關係及外派花蓮吉安部隊裡的浮躁,都成為記憶的背景,這幾幅失焦的誇張,另幾幅過於精準的構圖,永誌不忘。

同事不斷談著野戰部隊的如何以及如何,還有空軍砲兵生活的怎樣以及怎樣,像是間隔出一個無法越界的異空間,你聽得見她描繪的畫面以及時空,可是分明進不去野無法觸及。同樣的,我曾擁有的時間以及消逝的往日故事僅能隱諱的被織入畫面上一個一個的字元,被自己、被認識或不認識的人閱讀,那僅僅是夢幻泡影,無論是對我還是他人。

渴慕那種真正進入他人核心(包括過去現在未來)的那種生活交集模式,在漫長的工時打造出的繁重工作與龐大業績壓力的生活情境下根本就是奢求,也是一種許願。弔詭的事情是對於擁有核心的自己,感到與眾不同的驕傲與無法分享的失落並存。有時也不禁納悶,大學時常常開會開到凌晨兩三點,還去500吃宵夜,怎麼吃都不會胖,甚至有凌晨四點吃魯肉飯配味增湯的經驗,現在感覺是多吃一點份量的食物,熱量變瘋狂囤積在下半身,30腰已經失守,下一個被攻破的腰圍又是多少?

入伍前拍攝的照片(用家中第一台數位相機S602),令人感覺是個寂寥男子。學生依然覺得我不像27歲的男子,無論外貿或行為舉止。那些嚴肅、不苟言笑、難以親近、刻薄、陰鬱的部份,盡量收攏在身體的抽屜,盡量有意識的克制,只為了符合別人眼中的那個我,超我(佛洛伊德)。

像是這樣下雨的日子,我會想起那些理解我的人,以及那些人目前都不在我的身邊。無法對現在身旁的人訴說上一段單方面感情上的重大挫折,那像是人生裡最巨大的黑洞你面對它而無能為力。無法對現在公司的同事以及管理者訴說某些不以為然的做法以及顯而易見的錯誤,僅僅只是把這份工作當作養活自己的工具。無法對親人訴說不願結婚的真正原因以及對家族人我關係的厭惡,只能化約一次又一次的玩笑話以及無須在談、毫無異議空間的憤怒。

他能不能夠畢業,她是否能夠償還債務,她到底有沒有認真唸書,他有沒有喜歡過我,他到底抱持什麼心態,她對於工作以及任務的認知......隨著雨聲而好發的憂鬱伴隨著朔望月漲潮將我滅頂。卻也在每一篇的自我書寫後---如同割了一塊自己的心頭肉---暫時被擱置在網路上,留待下一次的呼喚,將再度浮出。

穀雨後。如果你懂我,不要急燥,靜靜的聽我說一個只有我沒有你的故事,那是從漫長的夏天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