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容夏
ps〈真愛on air〉朴容夏

進入旺季的前哨戰開始,近幾天都最後一個下班。並非為了要表現什麼給主管看,而是有些事現在不完成還是得要面對;能夠坐在自己的位子完成一件事的時間破碎,往往要等到八點半過後才有辦法,只剩下一個小時就下班,就這麼超過時間。另外的原因是資料都在公司電腦中,不管是拎著書面資料還是存檔回家總缺東漏西,心一橫,還是留在公司完成。

結束後回家,雖然不想開電腦上網看今天有什麼新文章,還是可在宵夜時候看看電視,剛好碰上了《我叫金三順》的最後一集。最有趣的莫過於上次收看剛好是第一集,第二次收看是最後一集,不是總有人說時間是掌握在自己手中嗎?但這樣的時間差(第一集vs最後一集)總提醒自己時間往往超出自己的掌握,流動的太快,快的令人感到惆悵。

劇情走線到金三順跟著軒一起見軒的媽媽,某個我不知道的角色問起三順跟軒的年紀,女主角30歲,男主角27歲。男主角想到自己快30,對於自己未來(還有與三順的未來)感到焦慮,於是自助旅行兩個月,為的是對將來經營餐館或旅館會有幫助。我們總是從文本當中看到自己想看的,一如27歲剛好刺中我的敏感處。

自己的部落格的名稱叫時光流旅,檢視了自己多數的文章,從某個不經意的時點開始,就落入:不斷感嘆時間流逝的多麼令人心驚膽跳以及過去種種譬如......。對比最近紅到嚇人的電影《班傑明的奇幻旅程》,他肉體與平凡人不同的成長方式,到底是明示或暗示了「時間」之於我們什麼呢?

最近打動我的一篇文章是成英姝寫的:其實與時間無關的逆向行駛《班傑明的奇幻旅程》,裡頭提到:「人生並不是時間的旅程,是心的旅程。」

大學同學心情非常不好,是由家庭以及金錢這兩個關鍵字組合而成,主管找她去聊一聊,以為她在工作上遇到什麼瓶頸,事實上她的困擾來自於別處。在過年之前,L也在部落格當中提到令人不知如何是好的親戚。這一波大環境不景氣,讓幾個叔叔失業全都回到恆春老家,可他們不是《海角七號》裡的阿嘉,透由主席的關係獲得一份郵差的工作。簡短的說,有工作的人煩心著別的事;沒工作的人煩心著明天的生活該如何是好;沒上述兩種煩惱的也許正為情所困。無論年紀多大,無論時間長短,都處在狂暴之中,唯有在颱風眼才能獲得一處的平靜。

我想起看過的電影《尋找新方向》&《托斯卡尼豔陽下》,前者以離婚兩年尚走不出陰影的男主角麥斯為主軸,後者以女作家法蘭西絲為主軸,出發到他方,經歷一些事,電影最後兩人皆開始新的生命歷程。可現實生活當中有多少的人是一但陷落就無法回覆,是否會像《最遙遠的距離》中賈孝國飾演的心理醫師,電影最後最荒謬最痛苦扭曲的姿態,失序的魚。讀南方朔寫文『「復甦」這地方,我們已回不去了!』,內容談得是目前的經濟問題,讓我心頭一愣的是後面那句:我們已回不去了。

你們是怎麼面對著生活裡的出包以及人生的踉蹌?(所以我總是對於樂觀的人抱持一種狐疑的態度。)

為了避免落入生活之中猛然襲來的憂鬱以及無端的狂燥,我選擇每天固定接觸熟悉並熱愛的事物,或許是音樂,或許是攝影,或許是書籍,或許僅是嘗試用文字捕捉數日的浮光掠影。雖然在文字上傾向於憂鬱向陰的自己,在真實生活裡頭卻不想要被打倒,悄悄的走入分心者的世界,半封閉的狀態。我終於能夠明瞭。

延伸閱讀:永遠的分心者,不明白的世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Q
  • 你好可愛~記得跟哈德遜玩~
  • (驚)

    我,我,我是寫了什麼東東,讓你突然大喊可愛。

    scottelse 於 2009/03/05 00: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