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博物館

Scott speaking

整個三月在一片混亂當中度過,無論有做到、沒做到的事情、應該要、不應該要做的事情……全都已經成為歷史,成為昨日。然後,從事這份工作已經半年了。半年,三個月,180個日子,時間飛快的奔馳,還來不及留下些什麼,就已經穿過文昌帝君戲服、跳過愛無赦、參加過超瞎說故事比賽、參與過好幾次的讀書會,加上4/3號才結束的魔鬼訓練營,這半年,非常充實。

張惠菁在《給冥王星》一書裡寫到:「我們就這樣一路在時間的廊道中走下去。受著許多瞬間經驗的掏洗。才發現,打開的乃是,我們心裡的廊道。」這當下,我的感受也約莫差不多如此,先前的一些惶惶不安,在為期三天兩夜的魔鬼訓練營當中奇蹟式的消失不見,我遇見一些跟我一樣的人,然後我看見他們的精神(說要拿第一名回去榮耀),即便是如此,他們還是依然堅持。

做事沒有像之前那麼樣的注重細節(但魔鬼都在細節裡:郭台銘言),是因為要注意的範圍又持續的擴大。許多事情尚未做到熟練、熟悉、熟稔,又有新的挑戰來臨。後來也就習慣了,習慣這樣的事情的發生,習慣朋友間不那麼互通聲息,習慣blog上的流量忽大忽小,習慣開著自己的blog首頁,然後,發愣。吋字不生。

我開始注意起身邊,是不是有什麼人要對我說什麼,又不是有一些我一直忽略未曾注意的隱喻,其實是為了提醒我生命中更重要的什麼。他說:信念很重要、心很重要、學習很重要………就是沒提到「錢」很重要(對於某些人而言,馬英九當選比較重要)。

現在必須要靠「擠」才有辦法,才有辦法寫出一些些什麼,而且不那麼悲觀、負面、闇能量的東西。嘗試將自己的生活「系統化」、「條理化」、「有條不紊化」,才發現異常的困難,倘若要做到,必定得犧牲些什麼。我曾經有過按表操課的年紀~那是小六到國一的時候~小房間還沒有打掉的時候。

房子曾經改建過一次,在國小過度至國中時,詳細的時間已經記不得(記不得的事情愈來愈多)。改建前,廚房跟一F浴廁之間有個房間(不是儲藏室),是我住的房間(在我之前是爺爺奶奶)。住在一個看不見天空的房間裡頭,開燈是必然的,所以在大三以前,點著燈睡著,對我來說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那僅僅是一種習慣。

學生時期社團的地下室,牆壁都是一片慘白,高掛頭頂的日光燈,因為年代久遠所以發出不明所以的嗡嗡聲。長居那樣的環境的我,自然而然也就無法一直點著燈睡著,況且報告指出,那樣的睡眠品質不好。這樣說來,我從沒好好睡過,直到學著關燈睡,不點任何一盞小燈、檯燈、夜燈。

我在那個房間直到改建,書桌的前面是一扇窗,面對的是廚房的抽油煙機,所以我鮮少打開,以免油煙全都跑進房間。我把每天要唸的書、進度,通通寫在「隨堂測驗紙」的上頭,還是按照每週的課表的安排。歷史要念多久,要做多久的參考書,惟獨「數學」一科,從沒有按照時間好好的運算習題,所以成績才會一路慘到底,直至現在。

國中畢業後,歷經慘無人寰的升學班的生活,我便放棄了「按表操課」、「有條不紊」的那一種生活方式。我尋尋覓覓好久,才找到現下這個有些同調的自己,不再是那麼人格分裂的嚴重,不再是那麼看不清自己的無知。我開始知道我能夠跳舞、能夠跟陌生人交談、能夠書寫自己、能夠靜定……許許多多的能夠拼湊出無限的可能性,但是做不做得到,還得要以「行動」為準。

旁人的人生,對我來說太不真切,依如我聽父親談起他自己,也就好像遠的要命王國的童話一般,真是遠的要命。明明是十幾二十年前的台灣,卻跟現下有著浦島太郎的落差,那所謂「一回首已百年身」的感嘆就這麼在我前面展演,我卻毫無察覺。察覺世事的流變不過如此。

在電腦裡頭尋找作為上台報告格式的ppt,沒想到卻瞧見檔名為「班遊」的ppt,裡頭盡是大一到大三,班上各類活動的照片集錦,主要的用意是訴求大學最後一次班遊---宜蘭。檔案中青澀的求學歲月,現在大家都跑去哪了呢(大一、大二明明沒很久,外型卻很拙)??明明有些同學一直在msn上遇見,卻在尚未畢業時,就已經不交談了;明明有一些同學是在同學會後交換msn,聊天的當下也僅限於同學會當天,互換msn卻沒換來繼續交談的動力,掛在線上的用意為何!?(最近又再找同學會的時間與地點了)

我將魔鬼訓練營的照片設定為桌面,實在是因為那是不可小覷的三天兩夜。

像是短暫的死過一回,身體上的勞累、疲倦,跟心靈上所獲得的,恰恰相反。旁的人有怎樣的感觸我並不清楚,但是我懷抱著當時團隊合作完成一件事情,要拿到第一名的那種榮譽感。短暫美好的感覺(接近高潮!?)讓人不忍心放手,天下無不散的筵席,訓練營會有結束的一天,團隊的感覺也將會結束,此時所感覺到的是:如何形成一個有共識的團隊?

這問題太過企管,也太過非一己之力就能夠完成。必須要相信自己先改變,便能夠影響到別人,另一方面又得相信,改變自己比較簡單,改變別人是很困難的,但是凡事都有可能,只要你相信。年紀相近不見得想法就會相近,但是相互脅持的可能性,我在三天內一窺其道。

我說不出來那改變是什麼,就悄悄的改變了,好似季節的更迭,你在一個不小心,就來春天吶喊的日子,原來是春天了,問題是日子怎麼那麼炎熱,距離七月份的大考場也越來越接近。不再那麼徬徨無助,什麼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的想法躍上心頭,這種踏實的想法不知從何而來,也許是地獄自我管理十則帶來的影響。

寫文章的間隔時間愈來愈長,是不是因為無法動筆!?(都改成電腦打字的多)還是因為看書的時間更少了,也沒了那個慣性拖著我一定得在睡前看什麼,我就什麼都看,什麼都讀,卻激蕩不出什麼過激的思維,也許是因為文字的刺激都嫌太過溫和,需要什麼來衝擊自己逐漸僵化的腦袋。不過我非常欣賞酪梨壽司的勇氣以及精神,具體而微的在<去它的萬一>當中表露,當然,她的blog也是一絕。

就先這樣吧,如果還有什麼,另行再報告。

創作者介紹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