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的生活有點樂也有點無趣,因為過著重複的補習生活是我的例行事務,不過這樣反而突顯了我跟別人生活的對比。

我很注意身邊的朋友們在做什麼,多數就是打工,補習,出國,當米蟲。打工有在加油站做事的,補習有補研究所的,有補英文的,出國的兩個都是去美國,當米虫的那個聽說要趕畢業製作,然後每天對著client端的程式發呆。

我前一陣子和位朋友相交甚篤,常一起行動,吃飯或者是去借漫畫,再前前一陣子,我可能是跟高中同學很要好,因為那時候他還在住我對面房間。但是自從他搬走之後,我才開始發現我跟對方會格格不入,我腦中想到的是不知道是誰跟我說的:不管你的求學時代跟哪個人特別要好,當你們久了之後沒見面,你都不知道對方變了多少。更何況有些人你天天見面,但是他在逐漸改變的速度你也會非常驚愕。

我想我前一陣子過就是這樣的感觸,我覺得我不能在一直擁抱著樣的感覺,這樣對我來說並沒有任何好處,於是我開始強迫自己去適應所謂單身的生活,自已一個人去看書,去看電影,去作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只是想要拍照,就只是想要看漫畫,就只是滿腦子只有補習,就只是好好度過。

我曾經一度質疑是不是我太依賴朋友了,為什麼我發生的問題好像其他人身上看不見,還是其實是我太計較了,還是其實我真的都遇人不淑,還是有其他還是。但是我討厭這樣不斷揣測,因為我永遠也不會知道答案,知道了也不能改變現狀,於是我知道獨立是最好的方式讓自己成長。

在夏季高峰會的時候,兩天的午餐都是在板橋車站的遠東百貨的美食街度過的,其他人去玩遊戲的同時,我自己去逛化妝品專櫃,我自己去看新的香水以及衣服,看到打折的衣服雖然沒有錢買,但是我很高興。我知道我不能太過於執著在關係上面,我知道我不能一直學不會拒絕以及真正的不斷的去批評別人。我可望能夠積極正面向上的生活方式,有一個目標可以好好去努力,我可以找到與我同樣share的朋友,其實不是朋友拋棄我,我對朋友的要求太過高了,其實我沒有忠誠度,我只是想要那樣性質的人的存在。

或許我真的只能跟女人比較要好,可且是有主見的女人,然後我欣賞有學問的人,整天把自己打扮的很帥很美的俊男美女們也很不錯,其實那也是一種才能不是嗎???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3 Tue 2004 00:40
  • Family

星期六的中午12點,

急促的敲門聲,我以為是幻覺,但是真的很清楚,

當天早上7點才睡的我,正想著是哪個豬頭一直敲門,

尚未睜開的眼睛,門一拉開,出口第一句話,幹麻???

原來是我媽!

當下完全清醒。

而我媽很生氣的對我說你手機怎麼一直打不通,

我看了看他撥的號碼,原來他撥錯了..........

根據我妹後來的說法他是來...........突擊檢查的。



在那時,當下的心情是還好我家沒有藏人,

不然完蛋了,

不過自己調侃自己,有人才奇怪勒。


後來我妹跟我爸陸續走進來我宿舍,

都是同一句話,你是睡在垃圾場裡面是不是???

亂到不行的小窩,桌上地上都是書,講義,雜誌,漫畫,跟紙張。

簡單的梳洗過後,我們去吃中餐,

想不到要吃啥,因為老爸的一句"海產"。

我們殺去遙遠的富基漁港吃午餐。

這幾年下來對吃海產多多少少有點sense,

知道自己的口味什麼,

點了愛吃的奶油螃蟹,活魚兩吃,三杯透抽.....

在用餐的過程當中,其實就是隨便亂聊,

聊補習的事情,最近台中停水的事情,我妹要唸的高職的事情........

當我正吃的很努力肯著螃蟹的時候,

父母的對話中,阿孩子就說很久沒吃海產了.....(台語)

傳到我的耳朵中,說感動是騙人的。



我腦中很深刻的印象是在高三時,

當時,我對於父母其實有很強烈的不信任感,以及有很強的反叛心,

(非常明顯的叛逆期)

強烈的相信父母只是為了控制自己的孩子。

我也還記得,在國小的時候,有一天早上父母吵架非常大聲,

當時我在樓下吃早餐,讓我感覺到恐慌,我認為他們就會不會就像是新聞講的,

他們要離婚了,對於一個國小學生,那是很恐怖的。

然後一個禮拜我都掛記著這件事情,

那時候國小有輔導室信箱,我還寫信去預約,

然後真的在午休時間去聊聊,然後中間還有一些複雜的事情,

像是約談的老師就是指導我演講的老師.....等。

國中時,我的週記裡頭會出現,我覺得我爸媽都不疼愛我,

他們只關心比我小六歲的妹妹,

為此我還跟我的表姊哭訴過這一件事情。

那是種心底強烈的不平衡,不平衡的感覺蓋過了其他。

之後我把這件事情寫在週記裡頭,現在想起覺得那是件很大膽的事情,

因為週記寫完之後是要家長簽名的,

然後我躲在房間想著,

我爸就這樣看完我的周記,之後我會不會被打......

然後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很奇怪的,我在大學,我意識到,我離家好遠好遠,

我不再是每天坐公車回到家,就會有媽媽已經煮好的晚餐等我,

甚至因為我喜歡吃熱騰騰的飯菜跟喝很燙的湯,

所以我一回到家剛好可以用餐。

一切的三餐要自己打理,洗衣服,生病了要自己去看醫生,

當然沒有人約束的自由也是讓我像放出鳥籠一般快樂。

我不會想念我的家人,真的很少想念,

但是我開始知道我的家人會想念我。

我從學不來在電話裡面關心家人,到現在我知道怎樣開口跟父母說,

年紀大了要多注意身體,工作不要太累。

當我離家的距離已經是從淡水回到台中要4個小時的時候,

不是每天都能見到面的時候,

我開始拉近我跟我家人之間的關係。

當我開始學會表達自己年輕人的看法,

讓自己成熟一點,學會跟家人溝通一點,

讓家人可以安心一點。

我還記得我爸跟我說,我覺得你長大很多.......的時候,

我很高興讓我家的人覺得我成熟一點點了,

因為在父母眼中小孩永遠是小孩。


用完午餐後,我忘了是怎樣一回事,大家忽然決定要去九份,

於是開車著往九份前進,到達九份已經是下午5點多,

而回到我淡水宿舍已經是晚上九點多,

他們在我宿舍休息到10點多才回台中。

那時候有一種很妙的感覺,

老爸躺在床上休息,因為開了一整天的車子,

我妹看著第四台,裡頭播著像是動作片的玩具總動員2,

然後我媽削著水果給我跟我妹。

拿到水果的心情其實是很感動的,

很久沒有這樣坐的很近,然後吃的用刀子削出來的水果,

而且是我最喜歡吃的水梨,我非常喜歡吃水梨,

我腦子裡面轉過的想法是,

今天並不是突擊檢查,其實他們是來看他們想念的兒子,

真的,親子關係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情。


我知道有時我妹會打電話來問我,現在在幹麻???

其實是我媽或者是我爸叫他打的,

然後我就會開始跟他聊一下,除非是我妹自己打電話來跟我說一些很白痴的話,

不然我通常是相當高興的。

我不知道該怎樣評斷一個人是不是成熟,不知道要用怎樣的準繩,

但是如果從我自己的改變來看,

我很高興我往成熟邁進了一步。

當我大二升上大三那年的暑假,我的阿姨因癌症去世,

他從發現生病到去世,短短的兩個月,

在這過程之中,我也參與了一些,

而他們的小孩是我表姊跟表哥,都同我有非常深厚的關係,

小時後都玩在一起,我更是從他們身上感覺到濃濃的悲傷。

那時候我真的有個想法,父母的年紀也很大了,

哪時候走都不知道,我真的更要讓老人家不要在擔心我。

現在想起,那就是一種力量。


我很高興我生長在對我其實很不錯的家庭當中,

只是中國人都太過含蓄,

只是父母的父母也是這樣從小帶他們的。

要他們去變,相對的比較難,而我相對的比較簡單。

我以前很討厭父母的命令以及說教,

但是我選擇錯誤的方式在溝通,

表面上說好,但是心裡罵的要死,

父母看著孩子長大,而我看著父母變老,

我知道要他們在改變刻板印象很難,

但是學會跟他們解釋年輕人的想法,

他們會知道尊重自己的孩子。

他們一直很不喜歡我唸傳播的科系,

直到我唸書放面出了問題,

我也才驚覺,他們也才驚覺,其實我真的對這方面沒興趣,

之後我的成績改善,在溝通之後,

我很高興他們支持我選擇我想要唸的研究所,

而不是反對。

我覺得人去做一件事情勢需要身邊親密的人的支持,

那會讓你變的有動力多了。



我開始想,我今年的父親節要送什麼禮物,

或許讓他們大吃一驚是個不錯的好主意。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